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文学百科民国时期的爱情故事,民国时期的爱情故事小说

民国时期的爱情故事,民国时期的爱情故事小说

天才医神围观:更新时间:2022-06-24 09:40:53

你现在阅读的是一篇关于民国时期的爱情故事的文章,里面有丰富多彩的内容,还有给你准备民国时期的爱情故事小说和民国时期的爱情故事的精彩内容哦。

民国时期的爱情故事,民国时期的爱情故事小说

民国时期文人的爱情故事------

在当今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真挚淳朴的爱情还有多少?在充斥着众多相亲节目的娱乐消费下,我们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做作张扬夸张的叫爱姿态,但是,我们是否应该停下脚步,仔细想想对于爱情的追求,到底是否是来自于内心单纯的对爱情的向往?在这个快节奏的所谓追求爱情的环境下,我们应该停下脚步,回头去看看在以往那些风雨飘摇的年代里,那种‘山无棱,天地和,乃敢与君绝’的爱情,那种‘同甘共苦,一生相随’的爱情,那种‘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爱情!

---------------------------------------------------------

张爱玲说:喜欢一个人,会卑微到尘埃里,然后开出花来。 民国名士中就有这么一批人,也许金戈铁马,也许沉浸研究,也许埋头著述,但他们心底最温柔的地方,始终为一个人保留。侠骨柔情的男人是最男人的男人,为爱而生的女人是最女人的女人。这样的男人和女人碰到一起,会抛开外界的纷扰,在乱世中逍遥,他们纵心随性,碰出的爱情之火,比烟花还要绚烂。 那个时代再也不会到来,一如爱情将成为再也买不起的奢侈品。

他青年时期反抗封建包办婚姻,以“女方大两岁”为理由退婚;后来却追求比他大三岁、性格迥异的杨步伟女士,到最后一分钟冒险求爱,而侥幸订婚。 “韵卿,就那么算了吗?—— 我是说咱们?”杨未作声,向赵元任走过来。 于是无言之间,一切都妥了。 就这么把最难办的事情,用最简捷的方式处理妥啦!教我如何不想她 “神仙伴侣”——赵元任、杨步伟 如胡适所赞扬“是一对为人所羡慕的佳偶。” 两人白头偕老,不仅庆贺了金婚(50年)而且又加上10年,结婚整整60年,甲子一周。 图来自美国加州大学的赵元任、杨步伟纪念馆。

说到博学,如果陈寅恪自认第二,大概没有人敢称第一。 而陈寅恪、唐筼是一对结发并白头偕老的夫妻,一对相濡以沫、荣辱与共的夫妻。他们琴瑟和鸣、真情相爱,演绎了一段传统文人的婚姻佳话。 五四运动时,陈寅恪尚未婚,有人问他的爱情观, 他说:一等爱情是爱上陌生人,可以为之死; 二等爱情是相爱而不上床; 三等爱情是上一次床而止,终生相爱; 四等爱情是相爱一生; 五等爱情是随便乱上床。陈受聘于清华国学研究院,与赵元任是同事。陈寅恪“愿有家而不愿做家”在赵家搭伙。赵元任的妻子杨步伟是有名的热心人,又快人快语。见陈寅恪快四十岁了,便对他说:“寅恪,这样下去总不是事。”陈寅恪答:“现在也很快活吗,有家就多出一些麻烦来。”赵元任幽默地说:“不能让我太太管两个家啊!”于是赵元任夫妇就与清华学校的体育教师郝更生合谋为媒,将郝更生的女友高仰乔的义姐唐筼介绍给陈寅恪。陈寅恪与唐筼两人一见钟情,都很珍惜这命中注定的姻缘。 而唐筼好像专为陈寅恪而来到这个世间。陈寅恪故去不久,她亦步其后尘而去。20世纪初,西方人曾流传一句话:到中国可以不看三大殿,不可不看辜鸿铭。 辜鸿铭有逛青楼的嗜好,回国后在张之洞幕府做洋文案时常与一干友人到青楼寻花问柳。 有一天闲来无事,辜鸿铭和一帮朋友又去青楼消困解乏,遇到了清新可人的日本女子贞子。 不仅替她赎身,还将她娶进门,作为小妾。风光无限的傅斯年背后有一位一生的追随者——俞大彩。 俞大彩这样说自己的婚姻:“如果比学问,我真不敢在他(傅斯年)面前抬起头,所以我愿意牺牲自己一切的嗜好和享受,追随他,陪伴他,帮助他。结婚之后他没有阻止我任何社交活动,但我完全自动放弃了,十几年来我们的经济状况一直非常困苦,但我们仍然过得很美满很快乐。”

胡适是惧内到了家的男人,每次和太太照相时,总是让太太坐着!他还颇为得意,有个癖好就是收集全世界怕老婆的故事。他发现当时只有德国、日本和苏联没有怕老婆的故事,推断有怕老婆故事的是民主国家,没有的是专制独裁国家。 还提出了著名的“新三从四德”,太太出门要跟从,太太命令要服从,太太说错了要盲从;太太化妆要等得,太太生日要记得,太太打骂要忍得,太太花钱要舍得。 终身只有这么一位老婆,没敢离婚。

当初蔡元培的要求是“天足、改嫁、离婚”!后在绍兴遇见女中巾帼—黄仲玉。 此女16岁丧母后卖画抚养其弟可谓贤雅,17岁刲臂和药以治父疾,可谓孝烈。其父黄尔轩是江西名士,可谓出身名门。 琴瑟和鸣的一对。

杨绛在东吴大学上学时,当时流传,追求杨绛的男同学有孔门弟子“七十二人”之多。 26年东吴大学因学潮停课,杨绛北上清华借读。钱钟书的表弟坏坏的,他告诉表兄,杨绛有男朋友,又跟杨绛说,他表兄已经订婚! 然钱钟书痴迷,情书一封一封,终于打动了杨绛,后钱钟书约她相会。 见面后,他开口第一句话就是:“我没有订婚。”杨绛则说:“我也没有男朋友。” 在别人印象中“书呆子”气十足的钱钟书,在生活上对杨绛却是嘘寒问暖、关怀备至。“钟书一向早睡早起,阿季(杨绛)晚睡迟起。在牛津住入新居的第一天早晨,钟书大显身手,烤了面包,热了牛奶,还有黄油、果酱、蜂蜜,用托盘端到阿季床头,阿季又惊又喜。从此早餐便由钟书负责制作,这个传统一直持续到老。”

徐志摩追林曾请泰戈尔帮忙,泰不看好林,另荐他人。 后林从美国给徐发电报,说自己孤单苦闷。徐大喜,次日一早就去回发电报安慰她。电报局的员工看了说,先生,今天早晨已经有四位先生给这位女士打电报了—-原来,林徽因给好几个男人发了同样内容的电报。这可能是最早的群发吧。 追林徽因的人多了去了,可是呢,最后还是嫁给工科生梁思成。

民国时代的女子若一树静美的桃花绚丽开放,像如许优雅动人女子的产生,可能真的需要三代的人文浸润才可以得来呵。

等待是等待是一生最初苍老:一生爱着林徽因的金岳霖 红颜寂寞,古来几人能知?人间自有情痴,此恨不关风月。

王庚娶了个美貌的妻子。他的同学经常来他家里蹭饭,三蹭两蹭,稍带着把王庚的妻子都给蹭走了。 可是王庚的老婆叫陆小曼,蹭走他老婆的同学叫徐志摩,所以历史上照例没有王庚说话的地方。 但徐志摩也狠,竟然拉了师嫂陆小曼,去找老师梁启超证婚,结果被梁启超在婚礼上狠骂了一顿……一生最初苍老:一生爱着林徽因的金岳霖 红颜寂寞,古来几人能知?人间自有情痴,此恨不关风月。

淞沪战争时,国军与日军激战正酣,旅长王庚却突然出现在上海祖界,为日军抓获,军事地图落入日本人之手,导致中国战局失利。 王庚怎么会被日本人抓住呢?原来,他的前妻陆小曼的二任丈夫,诗人徐志摩飞机失事,于是王庚丢下战事,急忙赶去安慰。 王庚为此判刑两年… 民国人物,古风犹存,多循君子之道。

徐志摩是典型的南方美男子,温文尔雅,温蕴如玉。

陆小曼也是能诗能文能画能舞的才女,同徐志摩结婚后怕他移情别恋,就对其说:“志摩!你不能拿辜先生茶壶的譬喻来作借口,你要知道,你不是我的茶壶,乃是我的牙刷,茶壶可以公开用的,牙刷是不能公开用的!”(辜鸿铭是公开主张多妻的,其最出名的笑话就是:“人家家里只有一个茶壶配上几个茶杯,哪有一个茶杯配上几个茶壶的理?”) 可是呢,最后移情别恋的却是她自己!

昆曲来做媒 张元和、顾传玠后喜结连理。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那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直到我们老得那儿也去不了,你还是依然把我当成掌心里的宝.... 周有光、张允和夫妇是一对令所有人都眼热的情笃伉俪。 他们相敬如宾,举案齐眉。 他俩每日要碰两次杯,上午红茶,下午咖啡。这个习惯几十年如一日地保持着,雷打不动。

他爱上了他的女学生张兆和,因为讷于言辞,沈从文展开了情书攻势,几乎一天一封,张兆和不胜其扰。后来流传沈从文为情所困,欲要自杀这样的消息,张兆和没办法,带了他写的三百多封情书去找校长胡适,并把信拿给胡适看,说:“老师老对我这样子。”胡适答:“他非常顽固地爱你。”她马上回道:“我非常顽固地不爱他。”胡适竟然乐呵呵地表示,沈从文是个人才,我帮你跟你爸爸说说,做个媒。就这样,沈从文继续对张兆和进行“骚扰”。后张毕业回了苏州老家,沈在带了一大包西方文学名著敲开了张家的大门。沈从文鼓起勇气写道:如果爸爸同意,就早点让我知道,让我这个乡下人喝杯甜酒吧。张父极为开明,欣然同意。于是张兆和给他发了一封电报,电报上只有七个字:“乡下人喝杯甜酒吧。”沈从文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

1936年4月,西子湖畔,六和塔下,一场轰动中国电影界的集体婚礼在此举行:赵丹与叶露茜,蓝苹(即后来的江青)与唐纳,顾而已与杜小鹃,6位电影红星在塔前由沈钧儒证婚,郑君里主持仪式。然而正所谓“六和塔下六不和”,这三对夫妻的波折真可谓历尽传奇。赵丹在新疆不被盛世才抓获。叶露茜闻讯曾赴新疆营救,未果。后来,她听说赵丹已被杀害,痛不欲生,准备自杀,但由于孩子的缘故只得作罢,并委身嫁给了剧作家杜宣。几年后,赵丹逃出新疆,第一件事就是寻找叶露茜。此时,叶露茜已怀上了杜宣的孩子,她对赵丹说:“我已经毁了一个家庭,我不能再毁另一个。”两人就此彻底分手。

1913年,病榻上的保定军校校长蒋百里爱上了护理自己的日本护士佐藤屋登,1914年秋,蒋百里终在塘沽码头迎来新娘,假天津德国饭店与佐藤小姐结成百年之好。婚后,蒋百里为他的夫人取了一个汉文名字“左梅”。 他们生有五个女儿,但左梅夫人从不教女儿们学日语,平时一家人都用一口地道的北京话交谈。

中国近代史上饱受争议的人物,撇开他的政治立场。 我们单看他与陈璧君的动人传奇爱情。 他们相识时,汪精卫26岁,陈璧君17岁。 彼此相恋却没有更进一步,因为当时两人已都有婚约。 于千万人之中他们相遇,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却只能说一句“噢,你也在这里吗?” 直到陈璧君得知汪精卫刺杀摄政王之事。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心绪,当得知心爱之人要为理想赴死,试问天下谁又能静下心呢。她去找了汪精卫,当汪精卫说到明天将在爆炸中和载沣同归于尽,这或许将是他们最后的一夜。她拉著他的手轻声地哭泣,他想找一些话安慰她,却又说什么也说不出。后来刺杀计划失败,汪精卫被捕入狱,一日狱卒给汪精卫塞进十个鸡蛋。每一个鸡蛋上写著一个小小的“璧”字。后来的事情我们都知道了。汪精卫死后葬于葬于南京郊外的梅花山。“革命党人只有二途:或为薪,或为釜。薪投于火,光熊然,俄顷灰烬;而釜则尽受煎熬,其苦愈甚。二者作用不同,其成饭以供众生饱食则一。”汪精卫的一生履行了他的这句诺言。 陈璧君被判终身监禁,在狱中始终拒绝承认汪精卫的卖国罪行,病死于牢中。 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1927年12月1日,蒋介石与宋美龄在上海举行婚礼,一段见证之后中国近半个世纪风云变幻的婚姻自此而始。 正如所有历史名人的经历一样,蒋宋联姻自一开始,就被人们所津津乐道,而他们的婚姻生活也注定不会平凡。 然而,本是一场佳人配英雄的喜剧,却在几十年来政治攻奸中黯然失色,变成了一场真真切切的杯具了!

蒋介石曾于日记里言及与宋美龄之爱为“平生未有之爱情”! 宝剑赠英雄,佳人配英雄,如此而已!

17岁时,出身于书香门第、名门望族的王玉玲嫁给大她25岁的国民党将领张灵甫,成为他的第四任妻子,三年以后,张灵甫陨命于孟良崮,她从此寡居60余年。 王玉玲容貌出众,性格上又十分冷傲。就是这样在别人眼里的冷艳美女。却1945年的某一天对当时42岁的张灵甫一见倾心。抗战胜利后,上海金门饭店见证了一代抗日名将——时任国民革命军七十四军中将军长的张灵甫与倾国倾城的王玉玲结为了夫妻。

三年后,到了那片荒山上。回天虽无力,将军不肯降。 舍了生命,殉了信仰,一纸遗书,写尽了铁血柔肠。三年的甜蜜转眼间烟消云散,从小到大,无论何时,王玉龄总像一朵花,明媚鲜艳,引人瞩目。这仿佛是她的命,躲不开,也躲不了。或许在中国等待红颜命运注定是悲情的。生为红颜,倾国倾城,到底是她的幸福,还是不幸呢?


林徽因和梁思成 陆小曼和徐志摩


徐悲鸿与孙多慈:一场不该发生的恋爱,苦恋十年

一百年前的“五四运动”拉开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序幕,新思潮的传播也促使着中国女性的进一步觉醒。当时的有识之士认为,女性要达到真正解放的目的,就必须接受高等教育。1920年,民国大学校园首开“男女同校”,随之而来的是在自由解放的大旗之下,师生间恋爱之事时有发生。

1930年秋天,徐悲鸿为得意弟子孙多慈画了一幅素描。画稿上的孙多慈齐耳短发,面如圆月,表情淡然,画作中的她有属于那个时代女学生特有的青涩稚嫩。徐悲鸿在画作的右下角题字:“慈学画三月,智慧绝伦,敏妙之才,吾所罕见。愿毕生勇猛精进,发扬真艺….”

孙多慈自画像

1930年9月,35岁的徐悲鸿任教于中央大学艺术系,一天,他的画室里来了几个旁听生,旁听生的绘画水平良莠不齐,但是其中一位才华与悟性出众的女学生不久便引起了他的注意,她就是孙多慈。

孙多慈出生于书香门第,孙多慈的祖父孙家鼎是咸丰状元,在光绪年间历任工、礼、吏、户四部尚书,官至一品。孙多慈原名叫孙韵君,她的父亲孙传瑷饱读诗书,是大学教授、教务长。由于受过良好的家庭教育,长相端庄清秀又带有艺术气质的她,很快吸引了老师徐悲鸿的注意。

1931年的一天,徐悲鸿邀请朋友盛成和宜黄大师参观自己的画室。盛成和宜黄大师到中央大学的门口碰巧遇见了徐悲鸿的妻子蒋碧薇。盛成记起徐悲鸿曾对自己说,他与蒋碧薇因孙多慈在感情上有隔阂,便想绕过蒋碧薇。但蒋碧薇却眼尖地看到二人,热情地走过来打招呼。宜黄大师不知道内情,便老老实实地回答来由,又邀请蒋碧薇一同参观徐悲鸿的画室。蒋碧薇犹豫了一下,便点了点头,答应了。

徐悲鸿作品

一行人来到中央大学,徐悲鸿看到蒋碧薇同行,嘴上没有说什么,但表情却开始不自然起来。蒋碧薇走进艺术专修科素描组画室时,孙多慈一眼就认出了她,蒋碧薇出身于名门望族,举手抬足间尽是高贵优雅。凭借女人特有的敏感,蒋碧薇也认出了立在教室一侧的孙多慈。待走进徐悲鸿的画室,蒋碧薇一眼就看到了那幅丈夫为孙多慈作的画像和《台城夜月》,心里五味杂陈,想起徐悲鸿曾给她写过的一封信,信中说道:“碧薇,你快点回南京吧!你要是再不回来,我恐怕要爱上别人了!”

徐悲鸿与妻子蒋碧薇

蒋碧薇有自己的判断能力,她晚年在回忆录中写:“尽管徐先生不断地向我声明解释,说他只是爱重孙韵君的才华,想培养她成为有用的人才。但是在我的感觉中,他们之间所存在的绝对不是纯粹的师生关系,因为徐先生的行动越来越不正常。我心怀苦果,泪眼旁观,我查觉他以渐渐不能控制感情的泛滥。”

1931年7月,孙多慈以第一名的成绩正式考入中央大学艺术系。大学一年级时,孙多慈便感觉两人感情日渐深厚,徐悲鸿把她的事当作自己的事来做,先是推荐孙多慈在中华书局印制画作。为了鼓励孙多慈创作,徐悲鸿拿出2500元的私房钱,寄存于友人舒新城那里,并委托舒新城匿名代为购买孙多慈的作品。

1930年孙多慈在国立中央大学艺术系(右二)

孙多慈大学毕业后,与徐悲鸿不在一地,只能互相赠送礼物,以寄托恋情。1935 年冬,徐悲鸿绘《燕燕于飞图》赠送孙多慈。画面为一古装仕女,愁容满面,仰望着翱翔的燕子,上题:“乙亥冬,写燕燕于飞,以遣胸怀。”表露了对孙多慈的一片深情。第二年,孙多慈寄了徐悲鸿一颗红豆,以表相思。

徐悲鸿

1936年春夏间,孙多慈一家住在安庆,她的父母坚决反对女儿与徐悲鸿交往,连亲戚都不赞成。每次,孙多慈到小表妹陆汉民家去的时候,其父母便劝说孙多慈迷途知返,孙多慈只是默默地听着,不作表态,神态忧郁。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孙多慈全家避难长沙,巧遇徐悲鸿。徐悲鸿通过朋友关系,将孙多慈一家迁至桂林,而且为孙多慈在广西省政府谋到一职。然后返回重庆中大上课。1938 年7月孙多慈任广西省中等学校教员暑假讲习班风景静物讲师。1938年暑假徐悲鸿又回到桂林,与孙多慈常常同赴漓江写生,这段时间大约是他们最快乐的日子,创作了不少作品。

孙多慈

1938年7 月间,徐悲鸿在《广西日报》上,刊出一则与蒋碧薇脱离同居关系的启事,徐悲鸿启事:鄙人与蒋碧薇女士,久已脱离同居关系。彼在社会上一切事业,概由其个人负责,特此声明。

他们的朋友沈宜甲拿着这份报纸去见孙多慈的父亲,想极力促成孙多慈与徐悲鸿的婚事,谁知孙老先生坚决反对,并且带着全家离开桂林,转往浙江丽水。一向软弱又内向的孙多慈,在此关键时刻,终于屈从于父亲。在战火纷飞的年代,孙多慈终于向世俗妥协,在朋友的介绍下,认识了时任浙江教育厅厅长的许绍棣,并最终与其结为夫妻,与徐悲鸿相忘于江湖。

以上内容截取纪录片《凤凰大视野》。

《灵魂有香气的女子》作者李筱懿在该纪录片中说道:“孙多慈的身上,你能够明显感觉到新旧两个时代的冲突。如果从大的环境来讲,民国那个时期,是一个新旧交替的时代;其实那个时代的女性面临很多问题和困惑,一堆爱情的向往:我非常希望追求自由与热烈的爱情,另外一个是无法摆脱的桎梏:我知道我的双脚还在泥淖里面,没有办法走得太高太远,但是我的内心是悲苦的……”

《凤凰大视野》李筱懿 谈及孙多慈的爱情

五四女性受到了新旧时代的交替,不论感情的结果如何,受教育的她们敢于追求自己的幸福,爱情和婚姻成为他们打破旧道德的一种方式。

《凤凰大视野》李筱懿 谈及孙多慈的爱情

无论民国还是现在,女性在爱情中的自由选择和为爱抉择的付出都是在打破束缚往前的一步。

以上内容是关于民国时期的爱情故事和民国时期的爱情故事小说的内容,小编幸苦为你编辑整理,喜欢的请点赞收藏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