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文学百科迷失在网络中的爱情,迷失在网络中的爱情故事

迷失在网络中的爱情,迷失在网络中的爱情故事

封疆大吏围观:更新时间:2022-06-24 12:36:35

你现在阅读的是一篇关于迷失在网络中的爱情的文章,里面有丰富多彩的内容,还有给你准备迷失在网络中的爱情故事和迷失在网络中的爱情的精彩内容哦。

迷失在网络中的爱情,迷失在网络中的爱情故事

迷失在网络中的爱情

蓝蓝开始谈恋爱了,她使我意识到成长中不断地有人进来或离开,也许恋爱就是走向成熟的开始。不清楚他们为什么要请我和少洋吃饭。如同挑剔的父母,我细心地打量蓝蓝的男朋友,从五官到衣着、谈吐,得出的惟一结论连我自己都难以相信:近乎完美。蓝蓝是我和少洋从小到大的好朋友,我关心她的幸福甚至更甚于自己,而原因不是她如花一样娇好的面孔,也不是她与生俱来的优雅和忧郁,是她柔和纯粹的个性,一旦深陷其中便无力自拔,就此迷恋下去。

我以记者刁难明星的口吻想从那个男人的口中找到破绽,却毫无收获。少洋不住地给我使眼色,那个男人突然说:“玻璃,蓝蓝给我看过你的文章,而看到这么活泼开朗的你,我实在不能对号入座。作为网络写手,你能不能告诉我,你相信纯粹的爱情吗?”蓝蓝和少洋在一旁附和着笑,我有种被出卖的感觉,从蓝蓝深情的目光,我知道她已经完全沦陷了。我回答:“我相信,但我不相信有纯粹的人。”说完,所有人都哑然。离开的时候,蓝蓝把我拉到一边,几乎是警告的口气:“玻璃,他说你好像不喜欢他。作为多年的朋友,我希望我的男朋友能得到我的好朋友的认可与尊重。”回家的路上,我闷闷不乐,少洋看出来了,就问:“玻璃,蓝蓝认可的人,你还坚持什么?”我气愤地打他,咬着牙反问:“你不觉得蓝蓝离我们越来越远了吗?”

少洋一脸坏笑,道:“我知道你是妒忌那个男人,因为他比你好看。”

我拧住他的耳朵,装作生气的样子说:“五官比女人还精致的男人算是男人么?少拿我和小白脸相提并论。”我们嬉笑着追逐、打闹,在空旷的广场,少洋突然仰望星空,停住了。我正要问,少洋指着天际,说:“看,流星!”

果然,流星划过深蓝的夜色,像是一道转瞬就愈合的伤口。少洋开始虔诚地许愿,我正要取笑他,突然,他抬头,两汪深潭似的眼睛直直地看我,问:“玻璃,你说成长会让我们越来越远吗?”我深深地震惊了,我差点忘了少洋和我也在成长,不可避免。

三个月后,还是在那个酒店,我和少洋看蓝蓝哭,伤心欲绝。我们无法为她分担失恋的痛苦,所以陪她喝酒,用我们的胃无私地稀释蓝蓝的忧伤。一瓶白酒,从丰盈到干涸,尽管速度那么惊人,蓝蓝眼中的苦闷还是无可逃匿地刺激我们的眼睛。

夜半,我开始呕吐,胃痛,剧烈的疼痛使我浑身抽搐,重重地摔在地上。打开药瓶,圆滑的裹着黄色糖衣的药丸在桌子上颤动,使我联想到蓝蓝因为呜咽而耸动的肩膀。我想到打电话给少洋,但想起已经是凌晨4点,只好放弃。打开电脑,蓝色的荧光屏前,我把蓝蓝的故事告诉网络上的陌生人,最后我加上一句:我在哭。很快,无数的人给我回复,鲜明地分为安慰蓝蓝的话和辱骂那个男人的话,非常的多,渐渐地,我麻木了。然后,有一个叫“水之舟”的人发信给我,他说,恋爱就像是冒险,出发前就要作好牺牲的准备。如果没有失恋的痛苦,蓝蓝就不会长大。最后,他问,可是,belinda,你为什么哭,你为谁哭?

我就这么莫名其妙地为这句话感动了,一塌糊涂。

少洋一清早就来找我,他说:“给你打电话,总是占线,我猜你又熬夜上网了。昨天你不要命地喝酒,胃疼了没有?”我躲过少洋关切的眼睛,然后告诉他,我昨天写蓝蓝,一直地哭。我等待少洋的回答,他沉静了片刻,说:“玻璃,背叛这样的主题,每天都在上演,你我都无能为力。”我突然感到陌生,仿佛站在我面前的不是和我一同长大的少洋。我以审视陌生人的眼光看他,像几乎所有的陌生人一样,他的回答平庸。为什么茫茫人海中,只有一个人关心这个事件中的我,他关心我的感受,问我,你为什么哭,为谁哭,少洋走后,我感到彻骨的失望。

再次遇到“水之舟”是在一个朋友开的论坛,他发信息给我:“你好些了吗,behnda?”

我说,非常慎重:“叫我belin,朋友都这么喊,可以叫我玻璃。”他说:“你在干什么?”我回答:“喝菊花茶。每天上网的时候,就开始泡茶,喜欢看菊花在水里绝望地旋转,夺人心魄的美丽。”他发过来一个笑脸,说:“我猜,菊花茶是苦的,你从不加冰糖对吗?”我惊讶,问:“你怎么知道,莫非你认识我?”他连忙解释:“不,是你的文章,有菊花的芬芳和菊花的苦未,所以我猜,写这样文章的女孩若不是生活坎坷,便是偏爱苦味的茶。”

我默然,感到害怕,下网,吃虾条,开始看宫崎峻的动画片《萤火虫的坟墓》。节子躺在地上,蜷缩成一团,痛苦和压抑的神色,已经醒不过来。我哭,咬着布垫子也压抑不住哭声,我甚至联想到自己躺在病床上的可怜相,故事结束了,我坐在沙发上开始反省:从不为电影掉泪的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脆弱?于是我开始联想那个熟悉和陌生的男人:齐整的头发,有飘柔的味道;明亮的眼眸和薄薄的嘴唇,笑容绽放的时候会有酒窝;穿洁白的衬衣,但不喜欢领带……我在甜美的幻想中人梦,带着天空一样浩瀚的色彩。胃还是痛,却爱上了加冰糖的菊花茶。我开始根据“水之舟”的照片画一幅同名的油画。其实,绘画和上网一样,都是用手来描摹感情,生动的或是无情的。画中的男子比他本人更加俊美,在小溪的彼岸久久凝望。整幅画面蓝色和紫色相间,天际的晚霞斜斜地洒落在男子的肩头,希望的亮光。

少洋来看我,我就把它藏在画架后面,作贼一样心虚。可是有一天他还是看到了。我当时正在讲蓝蓝,我说;“蓝蓝有了男朋友那段时间,把我们忘了,可是,我们认识了她十几年。”少洋翻出来那幅《水之舟》,寒着脸说:“我认识你也是十几年,可他呢?你是不是也把我忘了?”画架后面还有一幅画,少洋的素描,很久以前我答应过他的,还没有完工,已经落满厚厚的灰尘。

我坐在窗口发呆,看少洋负气地冲出楼道,没有阻拦,一反常态的平静,仿佛早有预料,我为自己的绝情感到胆战心惊。天蒙蒙亮的时候终于完成了,朦胧的细雨中,我抱着油画去扫描,然后发在“水之舟”的邮箱,静静等待他开启。

后来蓝蓝来了,我正在上网,她说:“少洋要参军了。”我感觉蓝蓝在故意试探我,就说:“很好。”语气冷漠得连我自己也难以相信。

以上内容是关于迷失在网络中的爱情和迷失在网络中的爱情故事的内容,小编幸苦为你编辑整理,喜欢的请点赞收藏把。